免费可以看污的视频羞羞网站

一场电影无话。

林语琼是顶着一脑袋问号,看完电影的。

陈乐则对电影没什么感觉,因为随便挑了场电影,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出电影院的时候,还特地问了句,“怎么样,电影好看吗?”

“还,可以吧。”

林语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没怎么看电影,倒是一直在思考陈乐行动之中,附带着什么深意。

接下来,两人又去吃了顿饭,

过程倒也很普通,唯一令陈乐疑惑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段会鑫都不说话了。

难道自己已经做的好到他无话可说了吗?

之后又逛了会街,大约在下午四点左右,才跟林语琼一起坐车回到了学校。

林语琼很有礼貌的跟陈乐告别,“那,今天真是麻烦乐大哥了。”

陈乐则笑着摆手,“没事,没事,不麻烦,我还担心自己哪里没做好呢。”

女孩乡间路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林语琼则是毫不作伪的坦诚刀,“没有,乐大哥很厉害,是我太笨了,完无法理解乐大哥的意思,……那我就先走了啊!”

“嗯。”

一直目送着林语琼那雪白的连衣裙,扬起几缕动人的春风,消失在了校门口的内侧,那段会鑫才慢悠悠的从后边靠了过来。

陈乐看看段会鑫,不解问道,“你怎么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段会鑫一脸木然的看了陈乐一眼,随即摇摇头,接着又看了他一眼,又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陈乐随口问道,“对了,你后来怎么不说话了?干嘛去了?”

段会鑫很是感慨道,“我,刚刚其实一直在想,她为什么没把水泼你身上,或者,甩手就走,或者拿椅子砸完你再走的原因?”

“啊,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就不要问这种蠢问题了,……然后,直到刚刚,我终于确定了。”

“确定什么?”

陈乐还是不解。

段会鑫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是确定了,林语琼没把水泼他脸上,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她喜欢陈乐。

虽然感觉很不可思议,不过从那女生那些行动,说话来看,确实只能这么推断了。

但凡是个正常女生,见识到了陈乐的“钢筋铁骨”,是不可能坚持那么久,还能一副享受的表情,还用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美好笑容,跟陈乐说笑,逛街的。

那已经脱离正常的范畴了。

陈乐还带着几分高兴的表情问道,“今天怎么样,我是不是表现的很好,完是照你说的做的,虽然还不是很熟练……”

“别,你还是别熟练了。”

段会鑫直接打断了他,随即一副面如死灰的样子摇摇头道,“你等会,等我回去理理思路,回头再想想怎么跟你说。”

说完,冲着陈乐摆了摆手,拖着佝偻的身影远去了。

看的陈乐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自己逛个街,他比自己还累的样子。

当然,陈乐也没太在意。

他感觉自己稍稍有学习到一点,与人相处,拉好关系的核心技巧了。

……

……

话说,那袁冰瑶,最近是真的茶不思,饭不想。

什么都吃不下。

就连做梦,都是自己虐杀某人的场景。

从小到大,16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轻薄,还是当着两个侍卫的面,被摸身。

这等羞辱,她哪里受得了。

只要抓到人,她保证,把对方剁成十段八段,不,要剁成一千段,还不许他死掉,要留着好好折磨他个一千零一夜,方才能消自己心头之恨。

袁冰瑶已经好几晚没睡好了,早上正有些困乏的,靠着桌子,一手撑着脑袋假寐呢。

就听到那侍女小婉焦急的呼喊声,“小姐,小姐。”

这也惊的袁冰瑶一下醒来,蹭的一下站起来,问道,“怎么了,人抓住了?”

“额,不是……”

小婉顿时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小声道,“是学校的事。”

“学校?”

“学校那边问您,是不是要请长假,因为您很久没去学校了,如果要请长假,最好给个理由,学校好做登记。”

“学校啊……”

袁冰瑶稍稍皱了皱眉,这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且令人不爽的词汇。

同龄人的愚昧无知,以及幼稚愚蠢,完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让她完没办法跟同龄人相处。

而那些稍微大她几岁的,看她的眼神,要么充满轻蔑,不屑,要么嫉妒厌恶,要么贪婪,好色,这些都令她厌恶。

所以以前学校也是偶尔去,偶尔不去的。

至于学校的功课,她一年就学完别人六年的功课了,完不觉得有什么难的。

如果不是老爸说,总要弄个文凭,说出去也有面子,她根本不想上学。

本来是要让她出国去念世界级大学的,可她懒得出去,就在国内随便找了个大学。

嗯,别看她今年也才16,高考都考完了。

听到是学校的事,袁冰瑶一下没了兴致。

有些困倦的,一手捂着小嘴,打了个呵欠,随口说道,“这种小事,就别烦我了,随便了。”

小婉就很是为难道,“可是老爷那边,该怎么说……”

“也对,……真是麻烦,老爸就是好面子,……军训,已经结束了吧。”

袁冰瑶依稀记得上次只请了个军训的假。

想了想又觉得反正没事,过去看看吧。

“行了,就过去看看那些新同学愚蠢的脸吧,他们总能做出令我发笑的蠢事,准备更衣,出门。”

袁冰瑶虽然年龄尚浅,外貌精致,身材玲珑,说话处事,却是透着些老道的……

在一番准备之后,侍女准备了几个保镖,侍卫,以及一大堆东西,就准备跟着袁冰瑶一起去学校。

却没想,袁冰瑶摆摆手道,“被搞这么大阵仗,凡事要低调,我又不是我二哥,做点好事,巴不得世界的人都知道。”

袁冰瑶崇尚高调做人,低调作事,平时不显山露水,该出手时,就要给予对方一击必杀。

她连侍女都没带,随行陪读都不要,孤身一人就进学校了。

这自然让小婉很担心,“小姐,再怎么说,这也太危险了,至少也要人保护啊。”

“不用,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学校,又不是监狱。”

袁冰瑶冲着侍女摆摆手,表示让司机下午来接自己就行了,然后一个人,大摇大摆走进了学校。

旁边偶尔路过的男女生,多半都会朝袁冰瑶,那精致的如瓷器娃娃般的小脸上投来惊艳一瞥。

不仅仅是因为她看起来有些稚嫩。

哪怕仅仅是普通的步行,袁冰瑶那步履间所流露出的傲人自信,以及良好的家教,悠久的历史,古典的书籍,所熏陶出来的,她独有的优雅而端庄的气质,都是很令人侧目的。

她就这么保持着整齐而平稳的步伐,一副平静如水的面容,目不斜视,挺胸抬头,循着脑海中,那瞄过一眼的学校地图,,很自然的来到了教学楼的辅导员办公室。

刚来到门口,就听到里边有人说道。

“等会一个新同学要来,你带她熟悉下班级同学跟环境。”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助理。”

“助理就是苦力的意思吗?”

“助理就是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的意思,而且就属你最闲,这位同学,也有点特别,好好招待着,同时给我学着好好跟同学相处。”

“其他我不敢说,但这一点,我敢打包票,我现在已经很会跟同学相处了。”

“哦,我还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

袁冰瑶素手轻抬,轻轻的敲了敲办公室门,随着一个“请进”的女声响起。

她就推门进去了。

保持着一副宠辱不惊,娴静如水的表情,跟里边的人打招呼道,“老师你好,我是今年的新生,袁……是你!!!”

袁冰瑶说到一半,那平静的样子已经消失无踪,完变成了一副恨不得把人拨皮抽骨的怒目而视的表情瞪着那里边的人……

告公

发烧了,头重脚轻,晕得很,请个假吧奉劝大家不要熬夜,更不要熬夜吹空调,尤其不要连着吹几天……

《都市猎人》告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都市猎人》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