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视频下载安装

,最快更新千机殿最新章节!

东使府。

密室。

宁夜走进密室,就见君不落正坐在那里。

他还在疗伤,头顶烟云盖顶,不断盘旋出五光十色的光彩。

“东使伤势如何?”宁夜站立问。

“还好。”君不落沉声回答:“我中了死獠一掌,蚀神云,乱神咒,还有寂灭神通和阴尸煞气,有些麻烦,但要不了我的命。”

对于宁夜,君不落如今很坦诚。

他直接道:“情况都看到了,可有何想法?”

宁夜回答:“好事。”

“好事?”君不落眉头一皱:“盒子落到了京长夜手里,他是无垢境,是可以打开禁制的。”

“但是他不知道赵寒诗之事。”宁夜回答。

白衣天使女孩的轻灵夏日

君不落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公孙蝶要是打开了盒子,的确是个大麻烦,因为她很清楚盒子是自己冒充赵寒诗骗到手的。

但是京长夜就算打开盒子,也只是看到玉流霜,他不知道玉流霜的来历,是没可能想到君不落和昊天门的秘密交易的。

公孙蝶只知道赵寒诗和孙肃有交易,但不知道交易的是什么;京长夜则只知道盒子里有什么,却不知道交易。

这两人只要消息不通,那么秘密就不会被揭发。

所以从这方面说,君不落最担心的事,其实已经不存在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如果京长夜抓到了公孙蝶……”

“那就别让他抓到,我们先想办法对付京长夜就可以了。”宁夜回答。

“怎么对付?这老小子已经跑了。”

“但肯定没有离开东风关。”宁夜回答。

“哦?为何这么肯定?”

“黑白大阵虽非无敌之阵,却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来去自如的。魔门精擅隐遁之法,雾影千变也不是公孙蝶独有,只不过她最擅此道,最为出名罢了。”宁夜道:“当然,最重要的是,京长夜有留在东风关的理由。”

理由?

的确有,而且不止一个。

公孙蝶是一个理由,她身上有魔门志在必得的化影魔典。

魔渊裂隙也是一个理由:炼狱炎魔肯定察觉到了魔渊裂隙的气息,所以它才会主动消散。京长夜得了消息,就更不会放弃了。

一念及此,君不落越发忧伤:“这下麻烦大了。”

“到也未必是麻烦。”宁夜却道。

“嗯?”君不落看宁夜。

宁夜道:“天下没有永久的秘密,魔渊裂隙这种事,本来就很难保密太久。其实我也早想劝东使及早封印此地,只是内心亦有不舍,最关键没有合适的时机。但是魔门来到,就有时机了。”

听到这话,君不落心头恍然:“是说,把魔渊裂隙的事,栽给魔门?”

宁夜轻轻点头:“这是最坏的打算,但如果可以,的确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不错!是要就此做些准备。”听到可以彻底完善的解决魔渊裂隙一事,君不落也是心头一块大石落下:“打算具体如何做?”

宁夜:“东使莫急,现在的问题可不止一个魔门,别忘了还有烟雨楼。我怀疑,他们也没有离开东风关。有他们在,很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变数。”

君不落点头:“我明白,我可以打开黑白大阵,让他们离去。”

宁夜摇头:“黑白大阵是要撤,但就算这样,他们也未必走。”

“为什么?”君不落心中一惊。

这正是他最惧怕的。

正常情况下,遭遇这种事,君不落只要通知总部,派大能过来。若是风中肃等人敢流连不去,等黑白神宫一众大能集结,那就真的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但因为魔渊裂隙的缘故,君不落却不可能呼叫援兵。

也就导致了他明知风中肃京长夜等人在东风关,却只能干看着没有办法。

但照理说风中肃他们不可能知道这点,以常理推测,他们一击不中,就该远遁千里,以免陷入重围。

所以君不落无法理解风中肃他们滞留的原因。

宁夜已道:“内奸。”

听到这话,君不落震骇。

是了。

内奸!

如果有内奸通知风中肃他们,让他们知道君不落因为某种原因不会呼叫援兵,那他们就有滞留不去的底气了。

该死!

君不落心中狂骂,瞪眼看宁夜:“还没找到吗?”

“东使放心,关于内应是谁,我大致已经有了方向。现在的问题是,消息很可能已经传出去,就算除掉内应,也解决不了风中肃他们的问题。反倒不如先留着,说不定有利用的机会。”

“嗯?”君不落眼神眯起。

“他们不走,那就想办法做掉他们。烟雨楼七位大都事,已经死了两个,要是能再搞死一两个,于东使而言,也是大功一件。”

君不落心中大动:“好,既如此,就这么办。还需要我帮做什么?”

“就把昊天门的那群人交给我吧。”宁夜不动声色回答:“那个袁青山,得了风魔羽,成就宝体,到也是个不错的好手。当可一用。有他在,说不定还能引来我们需要的目标。”

“好!”

————————————————————

东风关的一处小宅内。

京长夜打开盒子。

盒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是留了张信笺。

京长夜到不觉得奇怪,看着信笺冷笑道:“我就说这丫头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手,果然已经掉包了。”

“长老,此盒只有无垢境才能打开。”他身边的魔门弟子道。

“嗯,公孙蝶最近和公孙夜走得很近,多半是靠拢烟雨楼了。怪不得他们对盒子不动心。”京长夜说着已取出信笺。

“长老小心。”旁边的弟子们一起道。

京长夜对这种低劣的表忠心方式很不感冒,摊开信笺,仔细看去,双目生辉:“竟有此事!”

信笺已生出一片火焰,燃烧殆尽。

烛火下,京长夜的脸一闪一闪。

他在思考。

公孙蝶留给他的信息,到底是真是假,这个女人又有什么样的阴谋?

可就在这时,京长夜的炼狱魔坛,一缕青烟微扬。

“京长夜……”

正是那炼狱炎魔的声音。

——————————

而在东风关内的另一处角落里。

风中肃和魔海寿也在听着一人的汇报。

“可确定她所言属实?”风中肃语声凝重。

那人低首回答:“弟子无法确定。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公孙夜被困一事当无虚假。”

“海寿,怎么看?”风中肃问魔海寿。

魔海寿嘿嘿一笑:“此女不可轻信,但只要她说的有稍微那么一点真实,便是个大好机会。她可以有她的计划,我们也可以有我们的计划。最重要的是……君不落看来的确是因为某个原因而不愿求援,只要这点确认,就没什么可怕的。”

风中肃也嘿嘿笑了起来:“只要君不落不求援,那咱们就可以把这东风关闹个天翻地覆!”

“还有那京长夜,死界珠!”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