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软件下载安装

对于袁冰瑶,陈乐有种感同身受,同属于班级里异类的感觉。

都是没有同学,没有朋友的类型。

他是因为贫穷,对方则是因为住院。

虽然袁冰瑶住院是假的,但就某方面而言,两人确实挺相似的,都是没朋友,孤身一人的类型。

只是,两人区别还是很大的。

陈乐是属于班级链的底端,没人结交,而对方是属于班级链的顶端,瞧不起那些同学跟朋友。

虽然结果是一样,原因可是截然相反。

陈乐现在的心情,有点像是看到了可怜无助的小妹妹,觉得对方一个16岁的小女生,在这么多20多岁的大学生的环境里,肯定很孤单,很需要人照顾,再加上经常住院的关系,容易被人疏远。

他觉得自己身为助理,又是已经很会与人相处的助理,有必要在袁冰瑶身上试验下,跟对方友好的相处。

对方看起来,好像有点怕生,不怎么说话。

陈乐完没察觉,袁冰瑶看他的眼神,已经是在说,“你好恶心,能不能离我远点了。”

但袁冰瑶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不能让陈乐离她远点,她还需要了解更多陈乐的信息,方便以后折磨他。

明眸皓齿芙蓉面清纯文艺美女居家生活照

有一点令她很奇怪的是,明明上次看陈乐觉得他挺聪明的,还能让自己吃瘪,虽然这是死罪,但也证明他是有能力的。

为什么这次感觉他这么白痴呢?

陈乐带着袁冰瑶一直来到教导处,领了新书,校服,棉被之类的开学必需品。

“我帮你提吧,这些书挺重的。”

因为平时就有侍女,侍卫伺候的,袁冰瑶对于别人帮她这件事是很心安理得的。

她看着陈乐左手提着一捆书,右手拿着住宿用的大行李袋子,随意的指了指旁边的地面道,“书留着,其他东西扔了吧,”

“扔了?为什么?……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些棉被枕套,是住宿要用的,还有校服……”

“用不到!”

话是这么说,袁冰瑶也懒得跟白痴多说。

“算了,随便你,去寝室吧。”

近史1班,女生一共22个,也就是说,如果4人一间的话,就会多出两个女生跟其他班的人拼寝室。

袁冰瑶来的最晚,自然是要跟其他班拼间。

当然,她也不在意跟谁一个寝室,反正都是蠢货白痴,本来也没准备住校。

就是过来走个过场,拿学分毕业,拿到学位证书,方便老爸在外边讲的时候,能报出个毕业大学名来。

虽然托关系弄也可以搞定,可这种自己走两步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非要去弄个可能留给外人利用的小小把柄呢,容易留人口舌。

然后,在陈乐带领下,两人就循着宿舍楼,来到了指定的宿舍。

陈乐还确定了下,门前的舍员名单,确实写着袁冰瑶的名字。

他还没来得及敲门,袁冰瑶已经直接推门进去了。

宿舍内已经有两个女生在了。

两人正坐在电脑前,在那噼里啪啦的打字,电脑荧幕上则是两个穿着华丽的女生在跳舞。

玩着类似劲舞团的游戏。

听到开门声两人也没空转头看一下。

直到陈乐说了句,“打扰了”,两人听到男声,这才惊讶转头。

陈乐也不认识两人,为了两人能跟袁冰瑶好好相处,连忙热情介绍道,“你们好,这是我们班的袁冰瑶同学,因为生病,所以,来的晚了些,我是班级的助理,带她来认下寝室,希望以后大家能互相照顾下。”

总之就是些场面话。

两个女生警惕的看了看陈乐,又看了看袁冰瑶,也自我介绍了下。

其中一个染了亚麻色头发的,比较漂亮的女生叫杨玉莹,这女生涂了荧光的唇彩,戴了银色的耳链,连指甲都涂的五颜六色的,整个人看上去都是花花绿绿的。

而另一个稍微矮一点的女生叫孙璐,一头短发,穿着很惊人的齐臀小短裤,露着一整双大腿。

两人还在很认真的审视袁冰瑶呢,袁冰瑶却仅仅是看了两人一眼就失去了兴致,简短的自我介绍了下,保持着最低程度的礼貌,不主动交恶,也不主动交好。

随后就把视线放到了宿舍内。

很自然的,靠门这边的下铺,自然是留给袁冰瑶的。

此时上边连床褥都没谱,只有床板,还摆了两个大行李包,一袋零食袋,还有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陈乐就问了下,这些东西是谁的。

那两个女生这才过来认领自己的东西。

然后等床板上没东西了,陈乐就开始热情的帮忙袁冰瑶铺床单。

期间,袁冰瑶仅仅是去阳台看风景去了。

她并不太想多说什么。

就是觉得,铺好床也好,至少有个坐的地方。

接下来也没什么事,陈乐帮忙弄了下床,摆好脸盆,牙膏等生活用品之后,就没事了,又再跟两个室友介绍了下,让她们与袁冰瑶友好相处,袁冰瑶身虚体弱,需要照顾,接着就回去了。

自觉任务完成的很圆满。

袁冰瑶一直在阳台上,看着陈乐离开,这才回到宿舍坐到自己的床上。

因为她是让人四点多来接自己的,这中间,她发现也没事做了。

同时她也在脑海里思考着,等抓到陈乐之后,该怎么好好的折磨的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两个女生也只管自己玩游戏,不时的在游戏里噼里啪啦的打字跟人说点什么,然后发出阵阵笑声,或者骂声。

这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三个女生张悦回寝室,那是一个戴着眼镜,脸上还有几分雀斑,看起来有些土气的女生,

女生气喘吁吁的回到寝室,把两份小吃放到了桌上,微笑道,“你们要的臭豆腐,跟手抓饼买来了。”

“哦,辛苦了。”

“辛苦了,对了,热水没了,你去水房打点开水吧,我有点渴。”

“哦,好,我马上去。”

“出去顺便把垃圾带一下。”

“哦,好,好。”

然后张悦就整理了下垃圾袋,又气喘吁吁的跑出去了。

等到再回来的时候,这寝室四个女生也算聚齐了。

袁冰瑶再次跟张悦,这个总是一脸笑嘻嘻表情的女生认识了下。

那杨玉莹就问了句,“冰瑶,你几岁啊,看起来也太嫩了。”

“16。”

袁冰瑶毫不隐瞒,她本来就长得比较娇小,脸蛋稚嫩,藏也藏不住。

这让孙璐惊叹道,“16就考进来了,连跳3级,太厉害了。”

“你来的最晚,也最小,以后,你就是咱们寝室老幺了。”

“认识一下,我是老大。”

四个人分别是,大姐杨玉莹,二姐孙璐,三姐张悦。

杨玉莹比较会来事,就在那招呼着,“咱们住在一起就是有缘,以后可能要一起生活四年呢,大家以后就是异姓好姐妹,互相照应,是吧。”

袁冰瑶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不冷不热的回了句,“你说是就是。”

杨玉莹就笑笑道,“嘿嘿,那就成了,咱们寝室这回人齐了。”

说着,从旁边的柜子上,拿下一瓶白酒,又拿过一个酒杯,倒满之后,递给袁冰瑶道,“我们之前都已经喝酒结拜过了,就剩你了,你来的最晚,可要罚酒三杯哦。”

袁冰瑶笑笑道,“……我不会喝酒。”

表示拒绝。

那杨玉莹就带着几分强硬,几分玩笑的语气说道,“不行不行,这结拜酒你可一定要喝。”

孙璐也在一边符合,“是啊,就剩你了啊。”

张悦则总是一副努力微笑的样子,并没有说话。

袁冰瑶就看看杨玉莹,看看孙璐,最后视线落到张悦身上,随口问道,“你也喝了?“

“嗯,”张悦点头,小声建议道,“这酒很呛,你慢点喝。”

“呵……”

袁冰瑶心思玲珑剔透,自然懂对方敬酒的意思,女生哪有结拜喝酒的,还是高浓度的白酒。

放在那摆明就是为她准备的。

这就是给她一个见面下马威,让她知道,这寝室谁说了算。

同时,让她吃点苦口。

用半玩笑,半强硬的态度,试探她的底线。

这其中其实是带点欺负意味的。

如果这时候翻脸,人家就会说你,开不起玩笑,不识好歹之类的,你很可能就被孤立了。

如果这时候微笑着接了,那就等于主动承认了寝室最下等的位置,就好欺负了。

就跟这张悦一样。

所以,这可不是结拜酒,这是下马威,是方便以后欺负的,尊卑酒!

袁冰瑶想到这,忽然很想笑,她正愁无聊呢,想不到还有人主动来陪自己玩的……